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女民工模仿外交部讨薪未拿到欠款 欲再开发布会

2012-10-20 19:51:21      点击:
本月初,一段由女农民工苗翠花(化名)模仿外交部发言人口吻发表讨薪公告的视频,在网上引发强烈关注。这篇发言稿,直指天津市基业永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汉沽区殡葬管理所之间的工程款纠纷。

  女民工模仿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讨工资走红所属分类:腾讯视频新功能放大观看

  民意沸腾之后,基业永固公司并没有顺利拿到被拖欠的工程款。于是,在苗翠花口中“老板们”的筹划下,第二场新闻发布会昨日在北京举行。主角依然是苗翠花,矛头依然直指汉沽区殡葬管理所。

  处于风波中心的女主角苗翠花,对于自己为何走红并不理解。稿件内容她也不完全明白,还问记者“啥是外交部”。而“就是要钱嘛”,才是她说得最多的话。

  “你红了,快回天津,钱有希望了”讨薪视频火了,欠薪还没拿到

  苗翠花其实不叫苗翠花。但她特意叮嘱,不要公开她的真名。

  苗翠花家住河南驻马店新蔡县的一个乡村。家里有十来亩地,种玉米、花生。得知自己红了的时候,苗翠花正在老家秋收。

  “你红了,快回天津,钱有希望了。”表姐从天津打来电话。苗翠花还是一头雾水,“钱要到了?那你打我卡里吧。”

  让苗翠花“红了”的,正是那段题为“农民工学外交部发言人讨薪”的视频。短短数分钟的视频中,苗翠花结结巴巴地念着一篇模拟外交部发言人口吻的讨薪“檄文”。

  事实上,时至今日,苗翠花对她念的稿子都不甚明白。“啥是外交部?”昨日接受采访时,苗翠花这样反问记者。

  苗翠花说,自己一度不打算回天津,因为母亲前不久被田里虫子咬了手,不能做饭,一家人没人照料。母亲还跟她说:“去了也白去。”但她转念一想:“自己的血汗钱,不偷不抢,凭啥不要?”

  回到天津,苗翠花说自己只是在等着“老板们”的消息。但进展似乎不那么顺利。10月18日,“老板们”又带着苗翠花来到北京。

  听说还要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苗翠花本不愿意来北京。“去了也不一定能要回钱来。这边还耽误做工,一天要损失100块钱。”架不住劝,最终苗翠花还是来了。“明天一定得回天津,还得找活干呢。”

  “先别回来,在外边挣钱还人家”介绍亲友做工,却成了“债主”

  上世纪90年代,20多岁的苗翠花和丈夫去天津,十多年卖菜为生。2004年回家一段时间后,在2006年,她和丈夫又到天津谋生。

  在表姐的牵线下,苗翠花来到天津汉沽区逸安园公墓项目的工地上打工。负责该项目的经理叫黑锦和。表姐和表姐夫正是从他手中转包了一部分工程。

  苗翠花说,自己先是给工人做饭,后来为了多挣点钱,又改去搬砖。苗翠花伸出左手,中指短了一截,“在搬砖时被掉落的硬物砸断了”。

  因为工地缺人,苗翠花还陆续叫来老家20多个亲戚朋友,在工地上干了一年。

  2008年6月,项目竣工验收合格,开发商之间却就投资金额产生纠纷,导致施工方基业永固收不回工程款。

  按照苗翠花的说法,20多个亲戚朋友共有6万元工资随之被拖欠,至今分文未得。而作为“牵线人”,亲戚朋友们都将账算在苗翠花头上。

  而按照苗翠花的讲述,丈夫也恰于当年患病不治。家中一对老父母,两个分别上高中和小学的女儿,重担几乎都压在苗翠花肩上。当时,全家只有卖农作物的收入。

  随后几年中,面对老家亲戚朋友时不时地上门“讨债”,家里只能尽力维系,关系稍远的先还,关系近的靠脸面撑着。

  母亲有时在电话里叮嘱她:“能不回来就先别回来,在外边挣钱还给人家。”苗翠花为此两年没回家,后来一回家,亲戚朋友就纷纷上门。苗翠花称,因为这些钱,与一些亲戚之间都不再走动了。

  为了“还钱”,苗翠花就到津塘公路5号桥的建筑工地上打临时工。天气暖和的时候就早上五点去等活,天气冷些就五点半去等。从早六点干活到晚六点,收入100元左右。

  “以后要是红了,苗翠花就是你”为讨薪拍视频,化名“苗翠花”

  苗翠花说,那段日子干活累了,或是受了委屈,就去找表姐倒苦水。后来,表姐干脆直接把苗翠花推给黑锦和。表姐告诉她:“要钱,就跟黑老板上北京。”

  今年上半年,黑锦和开车带苗翠花到北京信访。因为暂时没有结果,出了信访局大门,苗翠花就哭了。

  随后,有两男一女共三个陌生的年轻人找到她,说要帮她录视频。于是,苗翠花就跟着上了一辆金杯车,黑锦和则在后面跟着。约一小时后,她被带到了一间地下室。

  录视频是不是有人安排的?是不是故意炒作?苗翠花说自己都不知道。关于视频的来历,苗翠花只是告诉记者,当时那些年轻男女问她:“想不想要钱?”“想。”“那就录视频、上网。”“那就录吧。”

  苗翠花说,词儿是有人写好的,她只负责照着念。苗翠花只上过小学二年级,认字不多,念得不顺,拍视频的女的就带着她说。人家教一句,她就学一句。

  网上短短几分钟的视频,苗翠花从下午3点多念到晚上8点多。临了,她还说给拍视频的人300块钱作为酬谢,对方没收,她一直感念在心。

  视频拍完,苗翠花说她接到过一条短信:“视频上网了,以后要是红了,苗翠花就是你。”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再没有下文。苗翠花就把短信删了。

  “等要着钱了,一切就都过去了”第二场发布会,她还是有点怕

  “视频讨薪”半年后总算有了动静。

  昨日中午12点半左右,“老板们”带着苗翠花来到场地费相对便宜的马连道国际茶城,决定在这儿开第二场发布会。